灿灿网 > 故事会 > 罪恶婴灵

罪恶婴灵
2020-06-28 20:00:27   

一直很难相信善恶因果这样的事儿,生长在21世纪的大好青年,一直都是唯物主义者。但是前几天回老家却听到一件怪事,直到今天还让我心有余悸。

老家是Z市的一个小山村,三面环山,只有一条小路进出。终于在前几年得到一些拨款,修了一条柏油马路,但还是不宽。交通的闭塞也就造成小村的落后。但是这样的氛围,在受够了城市的喧嚣之后,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呢。前些日子,我借着公司外派出差的机会,加紧办完公事儿,抽出两天时间回家看看年迈的奶奶。

下了县道,就得沿着那条逼仄的柏油马路走回去了,除非遇到正回村的拖拉机,招呼一声,载一程。不过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,溜达着,活动活动筋骨,顺便也看看家乡的变化,呼吸一下乡下的空气,精神倍增!其实成天憋在办公室的我,早就想解甲归田,却无奈地被money套锁在水泥牢笼。

闲话不表。当我推开老院的木门,熟悉的吱呀声亲切温暖。奶奶在窗户下的马扎上打盹,午后的阳光让她这样的老人家疲倦起来。我走到奶奶身边,感到空前的温暖,轻轻地喊了一声“奶奶”。

老人家哆嗦着抬起头,阳光下的奶奶眯着眼睛,从她的角度来看,我应该是浑身发光,却独独看不清脸的吧。我蹲下身子,手扶着她老人家的膝盖,又喊了一声。这时她已看清了我,双手捧起我的下巴,颤巍巍地说:“娃儿,你咋回来了?工作有问题了?”老人家总是担心后辈的生活工作,一时间忘了大孙子回来的喜悦。

“没有,奶奶。我们公司放假,我回来看看您!”我一边扶起奶奶回屋,一边说道,“家里有什么事儿吗?您身体还好,没闹病吧?”

“我好我好,精神着呢!你爷爷没了,他没福气享受新社会,我还好着呢!”我爷爷走得早,奶奶自己生活近十年了。近一两年爸妈考虑到老人家自己生活不方便,有个大灾小病的,没人照料,就一直说把老人家接到城里,老人家死活不同意,最终也就不了了之。有时候人老了就是这样,想在自己的土窝儿呆着,等着落叶归根。

我给奶奶倒好水放在小木桌上,奶奶握着我的手,神色凝重起来,我知道这是要跟我说正事儿,就安静地坐好,等着老人家训话。

“村西头的四愣子死啦!刚上个月的事儿。唉。。。造孽呀!”奶奶深深地叹着气。我知道她这个年岁,对生死早已看淡,但是又有着莫名的恐惧。我担心她因为别人的死,自己心里犯嘀咕。

于是安慰着说:“没事儿的奶奶,四愣子打一辈子光棍,成天泡在酒缸里的人,也该死了。”

“不是啊,不是喝酒喝死的,是他自己造了孽啊!”奶奶越发的深思起来,也勾起了我的兴趣。

“哦?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奶奶,您跟我说一说吧。”奶奶从小就爱给我讲故事,虽然这是发生在村里的事儿,我出门稍一打听就能知道,但我还是想让她老人家说给我听。

“你还记得李木匠的闺女不?”

“记得啊,李小花嘛!跟我一个班念过书的,后来不上学了,不是个傻子么。她怎么了?”我意识中隐隐约约地想起来一个呆呆木木的小姑娘,常年跟小男孩儿一起玩儿,一样挂着两串脏鼻涕,欺负她也不哭,站在墙角傻笑。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